情洒打工路

 更新时间:2022-12-03 06:11:09

张秃子,怀揣着刚刚领到的三千元工资,急急忙忙向着县医院跑去。

情洒打工路

看他急匆匆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办,这还需要从头说起。

张秃子,名字叫张忠义,今年三十岁了,出生在鲁西北边远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里,父亲母亲还有爷爷,一家四口人和和睦睦,日子过的其乐融融。

忠义上中学的那年,父亲突遭车祸身亡,父亲去世后不久,母亲便怀揣着父亲的抚恤金,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家里只剩下忠义和爷爷相依为命。

忠义看到爷爷年老体弱,什么活也干不了,便辍学在家,刚满十五岁的忠义,便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家里家外,责任田里,全靠忠义一个孩子去管理。

父亲去世后还不到一年,不幸再次将临到这个孩子身上——爷爷撒手人寰,家里就只剩下忠义一个人,他思念父亲,痛恨自己的母亲,怀念爷爷,整天不言不语,不说不笑,以泪洗面。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夜里,他那满头的黑发,突然间全部掉光了,早上起来,他对着镜子,看到他自己那光秃秃的亮脑袋,简直惊呆了,他连忙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他这是‘鬼剃头’,以后会慢慢长出来的,他也到处打听过得这种病的人,都和医生说的一样,他这才放了心。

忠义正在年轻时候,他怕别人看了笑话他,不论冬夏,天天戴着个帽子,天天盼着自己的头发长出来。

这样过了三年,忠义的头发仍然没有长出来,人们背后叫他秃子,开始的时候,他听到人们叫他秃子,会勃然大怒,必定和人家干一仗,后来时间长了,他也不在乎了,慢慢的张忠义得名字被人们淡忘了,张秃子就成了他的名字。

张秃子二十多岁时,有人为他提过几门亲事,可是女方一打听他是个秃子,也就和他拜拜了,这一等就是五六年,到三十了,仍然是光棍子一条。

他这样在家里,指望那一亩三分责任田,哪年哪月才能富起来,家里没有钱,哪能说得起媳妇。他看到到外面打工的,都逐渐的富起来,便有了出外打工的念头,想外出打工,挣足了钱,再回家成亲。他把自己的责任田,承包给别人,便打起包裹,外出打工去了。

俗话说:在家千日暖,出门半步难,刚来到大城市,人地两生,两眼一抹黑,到哪儿去找工作,自己也不知道路在哪里,这样转来转去,两天过去了,身上的盘缠也差不多用完了。回去吧,又怕别人笑话,不回去吧,在城市里,身上没有钱那可是没法混的。正在这两难的境地,他遇到了一位好心人。

这天傍晚,他来到一家小吃部,要了一碗面条,在慢慢的吃着,这时,走进来一个人,也是农民工穿着,他来到张秃子的面前,坐下,也要了一碗面条喝起来。

喝完后,他看了看张秃子问:“这位大哥,是外地的吧?”

张秃子看了看他说:“是的,从山东出来打工,好几天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哎,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呢?”说完,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那位农民工听了说:“是呀,现在找工作的确很难,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好几天没找到工作,这样吧,我们工地上现在缺人,你跟着我到工地上去,我问问老板,看行不行。”

人在为难处,天上掉下个馅儿饼,张秃子真是喜出望外,爽快的答应了。

“大哥,你叫什么?”那位农民工问。

张忠义摘掉自己的帽子笑了笑说:“你看看,我姓张,又是个秃子,你就叫我张秃子吧!这样叫起来好记。”

那位农民工笑了笑说:“这那能行呢,以后我就叫你张大哥吧,我叫李阳,是云南人。”

由于利李阳的帮忙,张秃子很快安定下来,和李阳同在一个工地打工,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很快,两个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张秃子从两个人的谈话中,也了解了李阳的情况。

李阳今年28岁,家住云南,家里还有母亲,妻子和三岁的女儿,他父亲在三年前,不幸患上了肝癌,虽然通过化疗,放疗,手术,都没有挽留住老人,还是驾鹤西去了。为给父亲看病,借遍了亲戚朋友,邻里街坊,真可谓是债台高筑。李阳打工挣来的钱,发了工资后,自己留下少量的生活费用,全部寄到家中,让妻子还债。

他们在工地上,一块干了整整十个月,因为张秃子光棍子一条,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他把所挣的钱,全部存进了银行,他想等攒足了以后,回家找个媳妇,过个安安稳稳的生活。

这一天,李阳正在干着活,感到胸部一阵一阵的疼痛,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张秃子看到后,连忙跑过去,一把扶住他问:“李阳兄弟,你这是怎么啦?”

“我胸部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

“走,赶快到医院,我和你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阳难以为情的摇了摇头说:“不要了,过一段时间,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得病如墙倒,好病如抽丝,还是去看看放心。”张秃子不由分说,便拉着李阳去了医院。

在医院了,经过透视,化验,做磁共振,最后主治医生问张秃子:“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的工友。”张秃子回答。

“他家里没有来人么?”医生问。

“他是云南人,离这里还有好几千里地,怎么会来,有什么事情,请你告诉我吧,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张秃子看了看医生说。

“他得的是肝癌,晚期,需住院治疗。”医生看了看张秃子说。

“肝癌?晚期?住院治疗?”这下可把张秃子难住了,怎么办,告诉李阳,恐怕他经受不住这样沉重的打击,不告诉他吧,治病这昂贵的医疗费用怎么办?”他沉思了好长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要告诉李阳,便对医生说:“好吧,让他先住下。”

医生看了看张秃子说:“这样吧,你先去住院处,交上一万元的押金,办好住院手续。”

“一万元,这么多?”张秃子打了一愣。

“以后治疗起来,恐怕还要花很多钱,你要有心理准备。”医生看到张秃子打愣说。

但是,张秃子还是安顿好李阳以后,跑出医院,从银行里提出来一万元,为李阳支付了押金。

李阳躺在病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心情十分悲伤,十多天了病情也不见好转,医疗费用花去了近两万元,全都是张大哥支付的,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工地上到这时候也放了假,农民工也都准备回家了,自己却还躺在这医院里。

自从那天他偷听到医生和护士的谈话,就知道自己得了肝癌,和父亲的病一样,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可能,就等于宣判了死刑,只是缓期的时间长短而已,他拒绝治疗,决定出院,再也不能给朋友和家人增加经济负担了。

他想到了妻子,结婚以来相亲相爱,相敬如宾,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活泼可爱,又想到了年迈的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她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么!

想到这些,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正在这时,张秃子悄悄的走进了病房。

张秃子看到李阳在流泪,安慰他说:“李杨兄弟,你的病不要紧,再过几天很快就好起来的。”

李阳擦了擦眼泪说:“张大哥,什么事我都知道了,花了你那麽多钱,我的病治不好了,我要回家,死也要死在家里。“

“你这是说什么呀,死呀死呀的,医生对我说过,不要紧。我刚发了工资,住院费足够了,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花了再挣,只要身体好好的就好,你就不要挂在嘴边上了。”张秃子安慰李阳说。

“我的好大哥,你就不要瞒我了,我要回家过年!回家见一见老母亲,看一看妻子和女儿。”

张秃子看到李阳执意要回家,没有办法,只好和医院进行了结算,扶着李阳,打上了回家的列车。

听说丈夫回来了,妻子拉着孩子高兴地跑出来迎接,但看到自己瘦骨嶙峋的丈夫,大吃了一惊。他们来到屋里,李阳把遇到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妻子和母亲,妻子和母亲对长张秃子千恩万谢。张秃子送下李阳,要返回老家过年,李阳一家人说什么也不答应。

李阳妻子说:“你就一个人过日子,又没有什么亲人,还是留在我家过年吧!”

李阳母亲也热情挽留,张秃子对李阳一家人的盛情邀请,不好推辞,只好留了下来。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张秃子打水回来,听到屋里有哭泣声,他停住脚步仔细一听,传来李阳的声音:“孩子他妈,我在世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我走了以后,你们娘三个怎么办呀,我就是放心不下。”

李阳妻子在哭泣,没有说话。

“我知道,我的病和父亲一样,没有几天的活头了,以后你怎么办呢?”

“你不能死,我也不让你死!”李阳妻子哭着说。

“我有一个心愿,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李阳的声音。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我死了以后,我把你和母亲还有孩子,托付给张大哥,他可是个好人。”

“不!你不能撇下我们娘仨不管。”妻子哭着说。

张秃子放下水桶悄悄的退了出去。

张秃子听了李阳夫妻的对话,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我不能乘人之危,他不辞而别,回到了山东老家。

正月十五刚过,张秃子正准备外出打工,李阳的妻子领着孩子找到了家门口,来到屋里,李阳妻子哭着告诉张秃子说:“李阳在春节过后的正月初五去世了,他临死把我们娘两个托付给你,所以,我领着孩子找来了,我要伺候你一辈子,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大妹子,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我和李阳是好朋友,如果这件事摊在我的身上,李杨兄弟也会这样做的。”接着他话锋一转问道,“你来了李阳的母亲怎么办?”

李阳妻子哭着说:“母亲说什么也不来,怕连累咱们。”

“那怎么行呢,她年龄大了,需要人照顾,这样吧,明天,咱们一块回到李阳家里,一方面照顾好老人,让他安度晚年,另一方面每逢年节,也可以在李阳坟前烧上一柱香。让他在那边也没有挂念。”

听了张秃子的话,李阳妻子含着泪水,点了点头说:“好,照你说的做,明天咱们回家!”

“好,明天咱们回家。”张秃子又重复了一句。

第二天,他们三个人便打上了去云南的列车。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66925/
上一篇: 不吃免费的午餐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