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的宁静

 更新时间:2022-12-03 06:36:22

“2乘2等于几?”

神圣的宁静

“4”这个刚刚转学来的孩子第一次举手回答。

“不对。应该答什么?”

“4”他肯定自己是对的。

“过来站在全班同学面前,想想正确答案”女教师说。

他就站着那里,穿着母亲为他准备的最好的衣服,面对着还没有认识的正在窃笑的同学们。试图忍住泪水。

下课铃声响了,教师问“现在,你想出答案来了?”

他承认没有。

她启发他“应该这样回答,4,夫人”

他在70年之后写到“直到后来,这种特性才在我身上强烈地显露出来:我厌恶哪怕是最轻微的兵营式一律化或集体服从的暗示我一直在想,是否是这种独立的迫切性促使许多人选择了新闻业这一行”

二十出头的时候他是个电台的播音员,老板冲进办公室向他大叫“赶快播!赶快播!市政大厅着火了,三个人跳下来了,都死了,我夫人刚给我打的电话,我家就在马路对面,赶快!”

他伸手去抓电话。

“你干什么?”老板问“赶快播,赶快播!”

他要给消防队打电话核实一下。

“你不用核实,我夫人从头到尾看得一清二楚”

他还是抓起了电话,老板气疯了,自己在话筒面前把这当成最新要闻播了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接通了,消防队说那算是不上火灾,脚手架着了火,马上就会熄灭,而且也没有人受伤。

事件的结局是他被解雇了。

二战的时候,作为合众社的记者,他随海军作战“海军大炮把甲板所有的东西都送上了天,都被爆炸后的真空吸走了我站在那儿,被眼前一切震憾,满天的扑克牌雨点一样飘落下来,有一张落在我紧抓着栏杆的手背上,是一张黑桃A”

他呆在那里直到战争结束,随盟军进入荷兰,荷兰人不停地向他们掷来郁金香,一直堆到汽车的档泥板上。

“郁金香是很重的花朵”他写道“我就是在那一天流下了战争以来的第一滴血被一捆用铁丝绑在一起的郁金香砸了个正着”

“上厕所成了我们最大的问题,人们水泄不通不过出了阿姆斯特丹,向海牙方向开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缺口,放眼望去没有荷兰人,我们躲到一堵矮墙后头,还没来得及解决问题,就见荷兰人蜂涌而至男人,女人,小孩子,他们越过矮墙,把我们淹没在他们的怀抱里,完全不管我们的身体还有一部分暴露在外”。

可以看到他写作的力量。

就算他后来坐在主持人台上,他坚持直播的最后一分钟也随时插入最新新闻,哪怕会造成播出的混乱,如果编辑根本不来及,他就在广告时间转身自己在打字机上把内容敲下来。

有一次播放最后广告时,他的秘书说有位先生是他的老朋友,执意要他接听电话,并说他就算在直播中也一定愿意这么做。

他认识这个人,是约翰逊总统的助理。

他接了电话,对方说“沃尔特,总统几分钟前去世了,是心脏病”

就在这个时候广告播完了,他还在听电话。直播间摄像机上的红灯已经亮了。

全美国的电视观众都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侧身接电话的主持人。

现场的编导都崩溃了。

他继续听了两秒钟,然后对着电话说“汤姆,等一下”,转身向着电视观众报道他刚刚得知前总统约翰逊刚死于心脏病,他正在向奥斯汀的总统办公室了解更多的细节,在节目结束前他把电话里得知的所有内容转告了观众,就象早已准备好的稿子一样完整。

但是,约翰逊总统生前,自己打电话来对节目内容发牢骚,而且指名必须让他接的时候,他却拒绝了。

“我们相信,总统的电话可能是对抗性而不是来提供信息的”他对可怜的总统女秘书说

他童年曾去灌木丛打猎。

当他拾起那只依然活着的温热的小麻雀,看到它望着自己眼睛时,禁不住流下眼泪。

“它甚至都不责备我只是对我感到失望。”

从那以后他终身再没有打过猎。

他在电影院里会为看到任何弱小的动物或者人受到伤害而热泪盈眶。这一点一直到老年也没有改变。

有不少人问我“他为什么被认为是最受美国人信任的人?”

我想,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个凡人,一直是他总是直接对人们说话,他从不恐惧人们,也不讨好他们。他只是象普通人一样说话。

建国两百周年的时候,他做直播,面前摆好了著名作家们为盛大的开幕式写好的词,可是随着红灯亮起,这一天的气氛淹没了他,他没有念“早晨好,这里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他脱口而出的是“起来吧,起来吧,今天是你的生日”他的制片人快晕过去了,可是那些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睡眼猩松的人听了会开怀一笑,然后去叼自己的牙刷。

他对宇航的狂热和知识足可以让他在电视上连续三个小时单独做技术分析,为了阿波罗登月发射的一瞬间,他说他准备的东西和宇航局一样地多。

但那一刻,他只说了两个单词“去吧,孩子”。

人们信任一个人,是因为他在心中引起的共鸣。

肯尼迪遇刺时,他是第一次报道此事的主播。

“中部标准时间半小时前(停顿)肯尼迪总统于凌晨一时死亡(停顿)”

他卡住了,做了两次深呼吸,平息下来,这是他唯一一次在电视上难以自制地哽咽。

他连播六个小时后,回到办公室想给妻子打电话,但是有人打电话进来了,是个自称住在花园大道的女人。

“是哥广吗?我要投诉,你们在这时候让那个克朗凯特播音,我们都知道他恨肯尼迪,他流的都是假惺惺的鳄鱼泪”

他说,“你现在正在跟克朗凯特通话,你是个白痴,夫人”。

他一直恪守他的信条,“不偏不倚的立场”。以至他的同事抱怨他“过于谨小慎微了”,他的老板希望他在晚间新闻的最后五分钟加上自己的评论。

他拒绝了,“ 我做的不是社论,我做的是头版,最重要的是为电视观众提供真实客观的报道,如果我一会儿想不带偏见地报道,一会再就同一题目发表一篇鲜明的社论,观众会把整个广播业看作持偏见的行业”

他每天的结尾语都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也是他去世前最后一篇博客的名字。

当然,这样的报道方式往往谁都不讨好。

在越战初期,保守派和政府的支持者们认为他站在狂热的不爱国的自由派一边,而学生和反战者给他贴上当权派的喉舌的标签。

他的老总安排他与国防部长午饭,以缓和气氛。部长拿爱国主义来要求他。

他说“爱国主义难道仅仅是毫无保留地赞同政府的每个举动?或者我们是不是能把爱国主义定义有为勇气宣扬并坚持一个人认为最符合国家利益的原则,而不论这些原则是否符合政府的意图?”

跟约翰逊总统一起晚饭时,他的幻灭感更深了。

约翰逊的双手在半空作出有力的动作,说“我要把我的军舰派到这儿,把我的飞机派到那儿,还要把我的部队派进去”

他浑身冰凉地想“他的军舰,他的飞机,他的部队”。

不久后,春节攻势使局势变得更不明朗,他决定“拿民意测验中民众对我们高度信任来冒一冒险”,他去了越南。

他穿上战服的样子完全没有电影里的战地记者叼着雪笳的倜镗样儿,就象个老实的中国西部农民大叔。他与士兵一起进入顺化,道路被伏兵封锁,最后他和12个装着陆战队员的遗体的袋子一道乘直升机离开。美国军方的二号人物对他承认春节攻势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物力损失,而这时军方发言人仍在对外宣称只用增加几万军队就可以结束战事,他想“把这话说给那些躺在袋子里的士兵说吧”

回到美国后,他唯一一次在节目中发表明确的意见“说我们陷入僵局似乎是唯一现实的,又是让人沮丧的结论。本记者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唯一合理的出路在于谈判”

约翰逊总统的机要秘书回忆当晚“总统关掉电视机说如果我失去克朗凯特,我就失去了大半个美国”

大卫哈尔伯斯坦的书《影响力之所在》中写道“由电视主持人来宣布战争的结束在历史上尚属首次”。

他在生活中最爱的是赛车和航海,他是专业的赛手。

新闻业让人的血液里充满对不可知的冒险与狂热,或者也许,是这个行业自动选择了这样的人他对“这广袤深色宇宙中的一点鲜艳”的蓝色星球感到永恒不灭的好奇和敬意。

他穿过高山,越过峡谷,航过大海,行走各处。

“最让人感到满足的,是在太阳落山之前在一处无人的小海湾抛锚,斟上一杯酒,舒舒服服地坐下,看鹅,鸭子和潜鸟滑向你,然后黑暗慢慢降临,万籁俱寂”他说。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37441/
上一篇: 真爱不打折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