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只是来得慢了些

 更新时间:2022-12-03 07:01:05

[一]

幸福只是来得慢了些

秦莹从没有见过黎小雅,可这个女人最近却时常出现在她的梦里。有时是孙文海拉着黎小雅的手,对她说着抱歉的话;有时是她想象中的黎小雅,指着她的鼻子说,孙文海是我的,你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

醒来,眼角有哭过的痕迹。伸出手,碰到身边睡得正香的孙文海。这个静谧祥和的夜晚,秦莹的心里有无尽的悲伤蔓延开来。一想到孙文海的人生里,有整整六年的时间属于黎小雅,她就觉得前所未有的沮丧。

秦莹从孙文海那里听到的故事是,他和黎小雅在大学谈了三年恋爱,毕业前,黎小雅“咔”地一声喊了停,用一句“祝我们各自前程似锦”给他们的爱情做了结束语,孙文海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莫名地被分了手,搁在哪个男人身上,都会心有不甘。

以至于三年后,两人再次相遇时,黎小雅说了一句“不如我们在一起”,孙文海想都没想,就立即断了和所有女人的可能,重新牵起了黎小雅的手。遗憾的是,这段感情也只维持了三年。黎小雅为什么再次离开,孙文海不肯说。他不说,秦莹也不多问。

如果不问就能换来现世安稳,秦莹倒宁愿装糊涂。可那天,凌晨两点,孙文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喂”了一声后,轻轻地说,等等。然后翻身下床,去了隔壁房间,将声音压到很低。

秦莹下意识地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到门口,隐约听到孙文海说,小雅,不要哭了,乖。那种宠溺的语气,让她难过得不知所措。她慌慌张张地钻回被窝,假装睡着。后半夜,孙文海一直在辗转反侧,他不知道,身边的秦莹也乱了方寸。大概是从那个电话开始,她反复做着同样的梦。

再过一个月,就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秦莹心里却无比惆怅。说到底,她在这场婚姻里,始终缺乏那么一点云淡风轻的自信。

[二]

认识秦莹的时候,孙文海的人生处于灰暗时期。先是黎小雅和他说了分手,后是母亲查出肝癌晚期。双重打击下,这个男人一眼看上去有些颓废。

孙文海相亲的目的简单明了,他不能让母亲带着遗憾离开。既然黎小雅那里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那么相亲是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人选的最佳途径。

起初的时候,秦莹对孙文海并无太大好感,只觉得试着交往一下也未尝不可。可当她以女友的身份,前去探望孙文海的母亲时,这个男人的表现,让她在心里给他加了十分。

病床前,孙文海耐心地陪母亲说话,老人那张憔悴不堪的脸渐渐有了笑容。孙文海表现出来的细心与体贴,以及那种在老人面前刻意营造的快乐,让秦莹有说不出的感动。

这之后,秦莹一下班,就赶到医院和孙文海一起照顾老人。孙文海的母亲非常喜欢她,病房里其他的病友也都对秦莹赞赏有加。这个过程中,孙文海对她的依赖与日俱增,两人的感情也得以突飞猛进地发展。

那天,当医生说老人所剩时日不多时,这个大男人在医院楼下抱着秦莹哭出了声。他轻轻地感叹:“要是没有你,真不知道我现在一个人怎么办。”

就是在这样的境遇里,孙文海向她求了婚。那种氛围,容不得秦莹有片刻的犹疑。当然,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知道孙文海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有孝心,有上进心,为人诚恳,两人相处起来也算合拍。可即便这样,这场婚姻多少有点像是完成老人的心愿,带着那么一点悲情色彩。

在秦莹心里,她确定自己是因为爱情才嫁给孙文海。她不确定的是,孙文海娶她是因为爱她,还是仅仅只为了完成老人的心愿?而他太容易就娶到了她,是不是就不会懂得珍惜?

秦莹有过这样的担忧,不过这一年的婚姻生活,让这种感觉慢慢淡去。他们之间没有炽热的浓浓爱意,却有着岁月静好的安稳。日子细水长流地过下去,秦莹觉得很知足。可那个深夜,黎小雅这个名字,连带着她和孙文海的前尘往事,一点点浮出水面。这些天,她能感觉到孙文海的心不在焉。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伤了秦莹的心。

秦莹没想到,自己后来会见到传说中的黎小雅。

[三]

那天吃晚饭时,孙文海不经意地说:“这个周末有个大学同学结婚,顺便办了个同学会。他们约好不能带家属,所以……”

秦莹抬起头,轻轻地“哦”了一声。她非常清楚地知道,孙文海在说谎。他的眼睛不敢看她,一直盯着那盘茭白炒肉,筷子在茭白和肉之间徘徊了很久。

秦莹几乎就想质问“你是想去见黎小雅吧?”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好的,那明天下了班,我们去商场给你挑件衣服。”她那么爱他,生怕这样的话一出口,这个男人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他爱的人是黎小雅。特别是孙文海同意了她的建议后,秦莹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搁以前,拉他去买衣服比登天还难。

吃好饭,孙文海有电话进来。他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回来时,画蛇添足地说了句,是个客户,找我谈合作的事。秦莹看着孙文海,突然觉得所谓的幸福,也许只是个假象。

第二天逛商场时,秦莹顺便给自己选了几件价格不菲的裙装。昨天她就打好了算盘,这个周末不管孙文海同不同意,她要一起去N城。

周五中午吃饭的时候,秦莹给孙文海发了一条微信:我明天想出去放松下,要不顺便跟你去N城吧?你去参加婚礼,我自个儿玩就行。大概过了五分钟,孙文海的电话打进来,说:“我正想告诉你,现在他们又决定带家属了,明天我们一起吧。”

秦莹没有戳穿,只觉得心里的难过翻江倒海,甚至暗自有些后悔当初不该莽撞地走进婚姻。孙文海爱她吗?爱吧,可一旦黎小雅那里有点风吹草动,这场婚姻就变得岌岌可危。换句话说,黎小雅一直住在孙文海的心里。

不然,孙文海又何必隐瞒她?

[四]

秦莹在见到黎小雅的第一眼,心里就有了莫名的自卑。

黎小雅是那种和自己完全相反的女人。她是安静的,黎小雅是热闹的;她是含蓄的,黎小雅是张扬的……黎小雅站在人群中,几乎就要抢了新娘的风头。

孙文海介绍秦莹的时候,黎小雅看了她一眼,对孙文海说,果真是宜室宜家的女子嘛,文海,你真有福气。秦莹暗自佩服现在的自己,心里再不舒服,表面上也能云淡风轻。

晚上的同学会,众人皆是相伴而行,只有黎小雅孤单一人。美人再美,多少有些落寞。起初气氛尚好,因为秦莹在,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避免提起两人的往事。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也就忘了顾虑。她听到的,无非就是当年的孙文海,是怎样宠爱着他的小女友。那种宠爱,几乎没有底线。可即便这样,孙文海还是没能留住黎小雅。

最后孙文海喝高了,他哭得像个委屈的小孩。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秦莹能感觉到大家同情的目光。黎小雅的眼神里,有明晃晃的得意。那表情像是在说,孙文海迟早是我的,你不过是个可怜的婚姻牺牲品而已。

秦莹很想离开,犹豫再三,还是耐着性子陪在孙文海身边。直到聚会结束,将孙文海扶回酒店。一直到半夜,她都没有睡意,身边的男人睡得很沉,中间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摸到她的手,紧紧握着,又沉沉睡去。

枕头旁边,孙文海的手机里,躺着一条短信,黎小雅说,我等你想清楚。秦莹对着那条短信,无声地哭了。如果自己这次不来,也许这对旧人就刚好破镜重圆了吧。

[五]

从N城归来后,秦莹一直等着孙文海摊牌。像黎小雅在等他的答案一样,她也在等他最后的宣判。可这个男人什么都没说,这个家一切如常,没人能看出背后的波涛暗涌。

后来,没耐住性子的人,是黎小雅。

这些年,黎小雅以为只要自己回头,孙文海始终会在原地等她。可这次,孙文海犹豫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她自己来找了秦莹。

秦莹单位楼下的咖啡馆,黎小雅说:“孙文海爱的人是我,你为什么不自己退出呢?”

“我们是夫妻,为什么要退出?”秦莹淡淡地答。

黎小雅有些夸张地笑了:“他只是舍不得伤害你……”

从咖啡馆出来时,秦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她假装出来的淡定,在黎小雅强大的气场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以至于孙文海打来电话时,她忍不住哭出了声。电话那头的孙文海,听起来有些焦急,她很想问问他,你做出决定了吗?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一小时后,她却收到黎小雅的短信:你赢了。好吧,秦莹,我输得心甘情愿。这条短信,秦莹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她不知道孙文海对黎小雅说了什么,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前女友给这场婚姻带来的危机,好像自动解除了吧。

晚上回到家,两人都没提及黎小雅。一直到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孙文海煞有介事地拿出一枚钻戒,重新求了婚。他说,也许一年前他娶她是为了母亲,但这一次,是真的爱上了她。黎小雅的出现,让他动摇过,却也是因为黎小雅,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秦莹长长地松了口气。她知道这一切并非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而是自己才是能和他在同一个节拍上的伴侣。

幸福来得慢了些,但终究还是来了。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33654/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