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坳

 更新时间:2022-12-03 06:10:14

阿桃和五个村民,偷偷的来到了桃花坳的村口,远远的望去,荒废了几年的桃花坳,现在已是残垣断壁,草木深深,一片荒凉的景色,偶尔有几只飞鸟,从上空掠过,周围的桃花依旧开得鲜艳,桃花的香味弥漫着四周,初冬的时节,这里还是一片草木葱葱,几个人迟疑了片刻,胆战心惊还是走了进去,说来倒是有些奇怪,走进去之后,恐惧的感觉一扫而光,反而觉得平和了许多,一种莫名的兴奋随之而来,岁月的侵蚀,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半人多高的荒草,占据了村落的每一个角落。

桃花坳

坍塌的房屋半掩其中,没过多久阿桃渐渐的觉得周围的温度渐渐的有些升高,大家都感到很奇怪,这可是初冬的天气,可这的气温足有二十多度呀,越往村子里走,气温越高,众人已是大汗淋漓了,年纪较大的福伯,带着众人,找了棵高大的桃花树下休息,大冬天如此高的气温,让众人感到疑惑,炎热的天气,却让众人感到了丝丝凉意,大约中午的时候,乌云滚滚而至,狂风怒吼,天空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仿佛瞬间到了地狱一样。

雷鸣电闪之下,桃花坳简直就是一座鬼城,令人奇怪的是,竟然一滴雨也没下,众人感到大事不妙,急忙向村口跑去,众人并尽了全身的力气,可是再也没找到出路,不知甚么时候村口的方向出现了一道悬崖,再也无法逾越,众人惊呆了,张着嘴呆呆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神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你们看那是神魔”。

胆子最小的阿武尖叫道,众人回头一看,大脑嗡的一声,下的魂飞魄散,远处桃花山的方向,出现了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像是一道巨大的火柱,将天地相连,气温一下子升高了十多度,周围好像是着了火一样,炎热的气浪滚滚而至,简直要把人烤焦了一样,窒息的感觉已经威胁到了生命,大家跟我来。

福伯带着大家一路狂奔,向一条小河跑去,还好河水救了大家一命,就这样大伙在河里一直带到了傍晚,渐渐地桃花山上的冲天火柱,渐渐的熄灭了,气温也随之低了下来,河水变得冰冷,短短一天的时间众人经历了酷暑和严寒的两级天气,月亮渐渐的升了起来,古铜色的月亮显得神秘,而悠远,月光惨淡的落在这座鬼城般的荒村,风渐渐地小了许多,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都未有吭声,恐怖和懊恼的神情在每个人脸上蔓延,寒冷的天气让众人恐惧的心理,更加的雪上加霜,“福伯,咱们现在怎没办呀”众人早已乱了方寸,急忙向年长的福伯询问良策,福伯眉头紧锁,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哎,我也不知道,现在只好先早个地方过一宿等天亮再说吧。”

在福伯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座保存还算完整的屋子里,无门早已荡然无存,房子里凌乱的堆放着一些木材之类的东西,,灰尘落了一地,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看样子这是一间仓库,还好有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众人点起一堆篝火,合围而坐,福伯借助火光,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斑驳的墙壁,已经脱落了大半,墙壁上残留着一些色彩,有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好像是一幅壁画,由于光线太暗。

福伯拿起一个燃烧的木棍,朝墙上照了照,这的确是一幅壁画,只不过由于墙面的剥落,变得有些残破不全,一时间不好辨认,福伯仔细的端详着,眉头紧锁的他,身体略微有些颤抖,不觉得朝后面倒退了几步,“快。。。。快跑!”

极度的恐惧,让福伯的声调都走了样,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跟着福伯跑了出来,至于福伯看到了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们,至今也是无人知晓,整整一天没有吃任何东西,身处在惊恐之重的众人早已筋疲力尽,瘫软的倒在地上,“阿武哪,谁看见阿武了”福伯慌忙的问道,阿武失踪了!

众人大惊,慌忙的四处寻找五个人分头寻找,约定在村口会合,我一个人朝桃花山的方向胆战心惊的走去,在一块大青石边遇到了阿九,在这个鬼地方找人,心脏的承受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好在两个人多少有些安全感,两个人胆战心惊的寻找着阿武,夜幕中的桃花坳简直如同鬼蜮一般,黑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窥视着闯入桃花坳的人,他们不知道诡异的桃花坳已经向他们伸出了魔爪,漆黑的夜,悄无声息的流逝着宝贵的时间,可是桃花坳的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样,我和阿九一路上,心怀忐忑,惴惴不安的向前寻找着。

黑暗中桃花坳变得异常的空旷,无边的恐惧迅速蔓延,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窒息的感觉让我透不过起来,阿九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脸色煞白,眼睛警觉地看着四周。“阿桃哥,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太邪门了,。。。。”突然间阿九愣住了,惊恐的眼神中,写满了恐惧和疑惑,“阿九,你。。。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我焦急的问道,恐惧的心理,不绝地向后退了一步,“桃哥,这。。这个比方,我们已经走了好久了,怎么还在原地打转呢,这块大青石。”

我大吃一惊,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景物,天哪,这是怎没回事,难道遇到了鬼打墙,我拉着阿九朝一个方向,拼命地跑了一会儿,希望能逃离这个鬼蜮,以为跑了很远之后,我和阿九气喘吁吁,坐下休息片刻,可是还没等喘口气,眼前的大青石让我的神经再一次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天哪,我们又转了回来,我无意间看了下手表,时间显示是十二点一刻。

“原来都半夜了,时间过得真慢呀”,我强压着心底的恐惧,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很显然慌乱中的阿九没看到不远处得大青石,“总算逃离了那个鬼地方,才半夜,天亮了就没事了,什么,你说现在是半夜,不。。。不可能,你看看我的手机”阿九颤抖着将手机递了过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上午十二点一刻,巨大的恐惧面前,我和阿九都反而都看开了,这也许就是见怪不怪了吧,在巨大的恐惧面前,我和阿九都变得有些麻木了,我和阿九半天没有说话,木然地看着天空中的几颗残星。

也许桃花坳再也没有天亮的时候了,也许这里永远是一片黑暗,也许自己永远会被关在无边的黑暗里,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若隐若现的歌声,渐渐的唤醒了我们麻木的神经,在这麽一个漆黑的夜里,在这麽一个充满诡异的地方,又传出了女人悲凉的歌声,“他妈的,在这样下去,老子都快疯掉了,桃哥,咱哥俩豁出去了,走看看去,我倒想知道还有甚么跟可怕的是。”

可以看得出来阿九被这鬼地方折磨的都有些崩溃了,人在极度的困境中,和恐惧中,会激起心地原始的力量,桃花坳这鬼地方,再呆下去不死也得疯掉,我想不管唱歌的女人是人还是鬼,我和阿九都应该过去看看,原因很简单,也许能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出路,我和阿九循着似有似无的歌声,小心地向前寻找着,漆黑的夜里一点光亮也没有,周围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在歌声的的指引下,我和阿九来到了一个狭小的山坳,这可真奇怪了,山坳中竟然出现了,一座房屋,一盏烛光,显得有些飘忽的感觉,难道桃花坳里有人居住,我和阿九悄悄地走进,透过微弱的烛光,看见屋里有一个白衣女子,在烛光下正在往一块块的木牌上写着什么,我和阿九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找个隐蔽的地方,静静的观察着屋里的动静,刚才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如今已烟消云散了,大约过了一会,白衣女子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灯笼,与其说走了出来,倒不如说,是飘了出来。

白色的长裙一直打到地面,一阵风吹过,白衣女子的长裙被吹起一角,你知道我看到神魔了吗,白衣女子的双脚竟然是悬空的,这一切恰好被我和阿九看见了,也许是天意吧,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瞬间被吓散了,浑身在不自觉的颤抖,我和阿九趴在草丛里,一动不敢动,甚至不敢呼吸,时间在这一刻瞬间被凝固了一样,每一分钟如同几个世纪般漫长。

白衣女子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幽幽的绿光,向我和阿九藏身的方向飘了过来,当时我想这下完了,我回头看了看,旁边的阿九,早已不知踪影,难道这家伙弃我于不顾,自己先溜了,也太不讲义气了,我来不及埋怨阿九,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向自己飘过来的白衣女子,她那苍白如纸的面孔,毫无血色,幽怨的眼神冰冷中透着一丝杀机,豁出去了,反正也跑不掉了,正当我准备放手一搏,和白衣女子面对面的时候,白衣女子在离我不足五米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脚步,将手里的一块木牌,放到了地上,转身离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劫后余生的感受,躲过一劫,我整个人都虚脱,白衣女子又回到了小屋里,我小心意义的向前爬了几步,抓起白衣女子留下的木牌看了看,“阿九之灵位”五个鲜红的血字,如同鬼魂的魔爪,无情的吞噬着最后的希望,我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缓缓的醒了过来,阳光有些刺眼,“天亮了,”我看了看周围的风景,自己现在竟然在桃花坳的村口,我出来了,如同炼狱般的经历终于结束了,可是阿九,阿武,小站,福伯,却再也没有出来,永远的留在了那个鬼地方,我从桃花坳出来之后,一直处于噩梦之中,这五年的时间,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突然间被惊醒,再也无法入睡,时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无情的折磨,桃花坳的经历是我这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31846/
上一篇: 双胞胎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