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曲

 更新时间:2022-12-03 07:48:14

我和我的大学老师一同坐在前往他老家的长途客车上,老实话说,这段旅途真是一种煎熬,幸好老师讲话风趣幽默,使得这段旅途稍微舒服了一点。

娃娃曲

“呵呵,还好么?”老师看见我没精打采地坐着,凑过来问我。

我努力表现出一个喜悦的表情回到还可以。我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问他:“能不能告诉我一些你以前的事,尤其······是关于她的。”

“原来,你知道这件事了啊。”

“对不起,我是无意间听到了你的电话。”

“没事。”老师摆了摆手,脸上显得有些忧伤。接着,他从皮夹包里取出了一张照片,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似得讲道。

“她是我的小表妹,叫做小妹,以前的时候我的家里穷,吃不起什么好东西,她家不一样,那个时候算得上是大户人家,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瞒着她的爸妈给买些我买不起的零食吃。可是后来她的爸工厂破产整天郁郁寡欢,神情恍惚,终于有一年冬天不幸坠入冰河离开人世,之后她的妈妈常常一个人在外面,于是她便被交给我家照顾了,虽然贫苦但是也算是过得开心,可是好景不长,前几年听说她也在冬天的时候被水淹死了,唉·······”

听完这个不长但是沉重的故事,我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我瞟了一眼这张照片,视线就被照片里的少女吸引了,乌黑的亮发,灵动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最令人想要赞美的是她那种白嫩的皮肤,很明显地让人感受到和一般女子的不同,简直像婴儿的皮肤。

“怎么了,看上她了?”老师半开玩笑地说。

我愣了一秒,红着脸说:“这么漂亮的美人,不要说男人了,恐怕连女人都会喜欢吧,只可惜·······”我立马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抱歉地看着老师。

老师用他一贯温柔的语气说:“没事的,最痛苦的还是她的母亲,我们能做的就是多对她的母亲好点。”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很快客车就来到了老师小时候待的村子。

我们首先来到了老师家,是那种普通的砖头砌成的房子,外面裸露着并没有装修过,房子里面倒是装饰地比较漂亮。老师的爸爸妈妈都还健在,待人十分热情。我们一起吃了丰盛的午饭,饭桌上,老师问起了关于小妹妈妈的情况。谁知,老师一提起这个人夫妇二人便表现出不自然的表情,他们俩犹豫了半天,吞吞吐吐的说:“哎,小妹妈妈自从小妹死了以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后来突然有一天竟然疯了,我们俩就商量着一起照顾她给她请医生看病,可是不论请了多少医生,都说无能为力,这个疯病也就一直拖到现在,本来我俩打算就这样子照顾她一辈子,可是前天晚上她突然消失了。都怪我俩没有注意·······”

“可是,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们说起这些事呢?”老师显得有些愠怒。

“唉,我们不是为你好么,不想让你担心。”

看到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我马上插嘴道:“总而言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小妹妈妈。”

夫妇二人连声附和,之后我们便开始寻找,可是即使把整个村庄都翻遍了也没有小妹妈妈的踪影。直到夜晚,我们只能无功而返。

老师的妈妈有些抱歉地说:“你看,都忙着找她了,连你们俩睡觉的房间都没整理出来呢。”

老实回答说:“不是还有一个原来就是我自己的房间么?”

“啊······那个啊,你离开了这么久,而且她又需要我们照顾,所以就把这个房间给她了。你们要是觉得没事的话就将就着先住一个晚上吧。”

老师看向我似乎在征求我的同意,而我本来就很累了,这里更不是自己家总不好意思大半夜的一定要麻烦人家。

“没事的。”我假装没事地点了点头。

我们俩走上二楼来到了老师以前的房间,打开门,我发现这个房间十分简洁,看来夫妇二人真的有很用心地照顾小妹妈妈。里面的家具只有一张白色棉被盖着的床以及一盏床头灯,让人觉得有些冷清,甚至让我觉得像是呆在监狱里面。

由于我们俩找了一天的小妹妈妈,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没说什么话便都睡着了。

朦朦胧胧之间,房间外面好像响起了娃娃的唱歌声。我睁开眼睛,支起身子,外面的歌声断断续续地唱着,半夜三更得,实在难以想象谁家的小孩会在这个时候不睡觉,而且还跑到别人家来了。难道是老师的小妹?可是之前一直都没听说过啊。我推了推旁边的老师,可是他睡得实在太死,而且还有巨大的打鼾声。从小的时候开始,晚上面对那些可怕的不明声音,我就会选择没听见。所以,我躺下来,缩了缩脖子,继续睡觉。

感觉过了很久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师的鼾声,我并没有睡着。这样子过了很久便让我有些烦躁起来,最后竟然有了一股一探究竟的冲动。

我轻轻地走近房门,拉出一点细缝向外窥视,看看可是意外地竟然是黑乎乎的一片,这时候的声音变得更加微不可闻了。我努力地想要房外的光景,可是外面竟然一点光亮都没有,这样的场景简直像是被黑布遮住一样。

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我慢慢抬起头,突然一张苍白的脸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张脸上的两个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我看。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竟然吓地喊不出来了,眼睛像是被吸引了一样紧紧盯着她。

她迅速地伸出手来捂住我的嘴巴,一把将我拖出门外,接着就是死死的按在地上。

“你是谁?”她突然这样问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不是鬼,也是,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不过,她这么大半夜的来这里干什么,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大半夜跑到人家家里来有什么正常的事。莫非是小偷?

她冷笑一声,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这个混蛋的新小情人吧。”

我脸上一热,点了点头。

她接着说:“好心告诉你,你要小心了,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自己男人被这样说,心里顿时一阵不快,说:“我看你才不是什么好人,大晚上跑到人家家里来干什么也不知道,还莫名奇妙的唱歌。”

“唱歌,我可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打开了,站着的正是老师。

女人突然身体一阵颤抖,接着便整个人跳了起来扑向老师,还一边嘶喊:“今天我要杀死你这个混蛋!”

老师谁说不是干体力活的人,但是至少是个男人,面对女人的突袭,老师并没有马上被压制住,而是和女人纠缠了起来。幸好还有我,在我和老师的合力之下把突然发疯的女人捆绑了起来。之后,那个女人还不停地骂。这下,老师的爸妈也从楼上下来了。

一看见这个捆绑住的女人,两个人的身体似乎都颤抖了,诧异地喊了声:“小凤!”

我一脸茫然,老师向我解释道这个就是小妹妈妈。我啊了一声,仔细看看这个女人确实长的和小妹有些相像。可是小妹妈妈为什么要说老师是混蛋呢,刚才那种气势简直是想杀了老师一样。我刚想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耳边又响起了那首曲子,我看着小妹妈妈,发现并不是她唱的,我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只见,小妹妈妈全身一哆嗦,脸部面容开始极度扭曲,我看着这个女人,心里直发毛。“嘭”一声把现在诡异的沉默打破了。那个女人竟然能挣脱绳子,我们所有都被这种怪力震惊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妹妈妈的脸看上去竟有些白嫩。正当我诧异于小妹妈妈的突如其来的爆发的时候,老师他们已经和小妹妈妈对峙了起来。

“都是你,都是你杀了我!”小妹妈妈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看着老师他们拼命地将小妹妹妈妈压制住了,竟然感觉老师他们下手越来越狠的感觉。

终于小妹妈妈再一次被压制住,这一次他们换上了绑猪的时候用的绳子,还决定把小妹妈妈暂时关在仓库里。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地方。

第二天,老师居然找来了村里面的道士,我对此表示不屑,老师告诉我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来的是一个精瘦的老头子,全身的打扮和其他普通老头差不多,背着手走起来显得有些趾高气扬。

他并没有多说话,直接来到了仓库,看着老头子指手画脚对着小妹妈妈一阵比划,接着又闭着眼睛像是在想什么,然后对着老师招了招手,他们俩人在一旁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只看到老师脸上好像很难看。

过了好久,他们的谈话终于结束了,我忙问老师发生了什么是,可是老师只是摆了摆手表示不愿再讲什么,老师对我这样的一种态度让我有些懊恼。过了一会儿,老师见我一副臭脸的样子,忙向我道歉后说:“老头说,平日里冤魂不太会招惹人,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小妹死的日子,所以注定要跑出来害人。今天晚上就是小妹会跑出来作祟的,而且力量不同于昨日,所以今晚需要请老头子来坐镇。”

我不屑地说:“都不知道这种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老师问我:“你今天是不是听到了小孩子一样的唱歌声?”

我点了点头。

“那就是小妹的歌声啊,小妹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声音是娃娃音,而且她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唱歌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是真的,那么今天晚上要有些凶险了。

只见那老头又是迈着相同的步伐回去了,说是去准备准备,看他一副傲然的样子想必是胸有成竹了,我的心顿时放下了一点。

到了晚上,房子里面顿时一阵寒气逼人。我们走进仓库,只见小妹妈妈两只眼睛竟然放出红光,长发飘扬,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简直像是一只野兽。这一次她并不是把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直接挣断,而是像泥鳅一样的把绳子脱掉了,看着她弯曲地十分诡异的身体撞向我们,我只能盼望这个老头子能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

只见那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杯血红色液体,往口里一送紧接着就是喷向小妹妈妈,没想到老头子当真是有些本事,小妹妈妈在被喷血红色的液体之后精神明显变弱了。

老师看看小妹妈妈已经不能有什么作为,便想过去,可是老头子大手一挥把他拦阻了下来。

接着老头子又用了些不知名的法术,用黄泥画阵,红线绑住手脚,直弄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小妹妈妈弄安定下来。老头子最后常常地舒了一口气,看来真没什么大事了。

晚上,我和老师躺在床上,我嗔道:“你当初都有这么好的小表妹了,何必来找我。”

老师伸出手来抱住我,温柔地说:“再好也没有你好呐。”

我开心地笑了,身子也开始蠕动着想要接着撒娇,我喜欢撒娇,更喜欢自己的男人哄自己,我被后抱着,脖子上能够感觉地到老师沉重而又有力的呼吸声,这是男人的呼吸声,不像女人那样柔弱无力,这种阳刚之气能够让我意乱情迷。我嘴里不断嘤咛,身体却保持不动等着老师的下一步动作,这是我俩之间经常做的一件事,果然老师也开始喘粗气起来,他搂着我的感觉让我有点忘乎所以,沉重的喘息声忽然停住了,我不满的哼了一声,可是老师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我转过身去,只看见一个没有头的躯干抱着我,脖子那里鲜血不停流动,后面是一个沾满鲜血的女人的脸······

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记得后来赶过来的老师的爸妈都哭的十分伤心,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后来怎么回的家。

一年以后,我又交上了新的男朋友,冬天来临之际,我决定去祭拜一下老师。

老师的墓碑放在村子的后山,那里似乎接纳了村里面所有人的棺材,我很快就找到了老师的墓碑,因为是新墓,放下了一束花。一想起老师死去的时候的情状,我就觉得恐怖和恶心。

这时候,一个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是小妹妈妈!瞬时间,我觉得呼吸都停止了,她要干什么?她不是已经因为杀人被抓了么?

“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小妹妈妈随意地笑了一下,接着说,“我是来告诉你真相的,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真相,什么真相?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那天晚上,那个老头子确实有点本事,把小妹的鬼魂给镇住了,本来事情到这里你的小情人可以逃过一劫,可是他最终还是被鬼魂缠住的小妹妈妈给杀死了。”

另一个鬼魂,是谁呢?

她残忍地笑了一笑,说:“这件事情除了小妹以及你的小情人,谁也不知道,当时小妹死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个人。”

“还有人死掉了?”

她点了点头,“还有就是我,小妹未出世的女儿。”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这个负心汉知道妈妈怀了他的孩子之后就想让她打掉,因为他并不想和妈妈结婚,他想要取城市里面的姑娘,他想大富大贵!”

我心里顿时对老师一顿厌恶,把花举了起来,想了一想又重新放了回去,毕竟,人都已近死了,还计较什么呢。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31511/
上一篇: 一滴雨里的阳光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