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所爱

 更新时间:2022-12-05 21:58:07

他用冬至来还击她那些新欢旧爱缠身绯闻,却也把母亲和钱袋子都留给了她。那些看起来很俗,其实却是我们安身立命的东西,他全留给了丁零。殷取中和丁零进进退退的游戏,不知道玩了多少年。

一生所爱

Part1

冬至认识殷取中的时候,早已过了花痴少女二八芳龄,而是实打实的二十八岁。

那天是她在CMR资本的最后一轮面试,和大部分公司仅仅随意聊天走过场的终面形式大不相同。CMR资本的终面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制,大中华区五位SVP一字排开,任何一人投否决票则直接出局,半年内不再接收此人简历。

所以高薪也不是随便拿的,终面时冬至还未进办公室,手心已出了一手汗。问题也不算难,不过随意拣了近年来的几个融资案例,要她谈谈自己的感想,明明来之前早已做足功课,等进了那办公室,整个脑袋就像被洗过一样,什么也不记得。

原来终面考的不是业务能力,而是重压之下的心理素质,冬至说到三分之一就卡壳了。偏此时,正中那位李柏安,就着她卡壳的地方抛出一个极尖锐的问题,要她即时阐述。轰的一声,冬至的脑袋里就炸开了,手心的汗涔涔直冒,她脑子里什么也想不出来,只有一个念头——早知如此丢脸,恨不得压根就没来面试。

就在冬至预备回去后给自己做个洗脑手术,彻底抹去这不足一刻钟的痛苦回忆时,最左侧的殷取中朝她微不可察地笑笑,递给她一个宁神安定的眼神。

冬至忽然就静下心来了。

一个星期后收到CMR资本的正式offer,唯有遗憾的是,她的直接汇报人李柏安,恰是殷取中团队的平行竞争对手。

Part2

风投界在外人看来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典范,只有内行人知道,这里是角斗场,倒下的人死,留下来的人还要不断厮杀,方得一条活路。

原来大学的死党们,也在毕业后这些年,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最不济也捞了个男人在家当宠物。等冬至终于在CMR资本站稳脚跟,预备和死党们联络联络感情时,才发现已经没什么人有空搭理她了。唯一单身的石头妹,正在酒吧看地下乐队演出,冬至开车过去,酒吧里灯火摇曳,人人脸上都变幻出魅光惑影。穿过熙熙的人流,冬至忽看到一张熟脸,稍一回想便记起来,原来是行政和人力资源的总管丁零。冬至赶紧别过头去,石头妹见她神色诡异,问:“什么事?”

“没什么,看到同事。”

“不过去打招呼?”

冬至哂笑,出来玩遇见同事找炮友,你还过去打招呼?

之所以认定是炮友,是因为她见到丁零身旁不同的男人已不止一次。公司里丁零的绯闻也常常传得甚嚣尘上,每次男主角都是响当当的角色,做实业的、搞互联网的、唱歌演戏的——丁零的裙下臣,真是三十六行的状元大聚会。也不知道是她眼光高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每一段绯闻都不长久,却走马灯似的一段接一段,当真精彩得很。

演出散场后,冬至起身欲出门时看到丁零也站起来,挽着一个风华正茂学生模样的男生,冬至赶紧拽住石头妹:“等等再走。”

等丁零出了门,算算时间后冬至才起身,和石头妹正商量去吃川菜还是湘菜,等红绿灯时后面一辆车擦过来,冬至本随意一瞟,目光却被吸引过去。那是殷取中的宝马X5,右边车窗落下一半,有绰约的影子,天泛着雨丝,冬至也就不敢确认,坐在殷取中车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丁零。

等转了绿灯冬至还愣在那里,石头妹敲她一个栗子:“怎么啦?”

她一路恍恍惚惚的,进了餐厅还难以置信:“我很尊敬的一个人,居然……”

“怎么?”

“可能被一个风评……不太好的女人钓上。”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

冬至攥紧眉,这实在是很正常的事,然而放在殷取中身上,她忽然就难以接受了。殷取中不该是这样的人,虽然在公司里他们并不特别熟,例行会议上碰个头,见面打个招呼,并无特殊交情。但冬至不知哪里来的不平,觉得殷取中的品位不该是这样的。更何况她在进来前就听人说过,CMR资本的殷总,是有个交往多年的女友的,早已登堂入室得双亲首肯,只差一纸婚书。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18168/
上一篇: 巴尔特克医生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