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2-12-03 07:36:00

我的网恋情缘

严冬。室内冷冷清清,只有我独自一人。吃过午饭,阴沉沉的天空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小雪花儿。室内的暖气并没有随着气温的变化而提升,所以,我似乎感到有点冷。幸好今天是周日不必去上班,而老公却在早晨开车去东矿分公司值班。

突然,短信的铃声打破了书房的宁静。

怎么办?那个与我在网上缠绵悱恻、令我梦牵魂绕、从未谋面的弟弟,竟然冒了风寒,突然来看我!他在短信上说:他已经在市区百货大楼的广场上下了车,因为不知姐姐我的详细住址,要我去接应他。

我坐在电脑桌前,握着手机的手似乎都在颤抖,无限感激、兴奋、激动而又矛盾的心情交织涌动着。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窝热热的,继而,两行泪水情不自禁地顺着腮颊淌了下来。在我内心深处,那潜伏已久、萌动不息的相见欲望,一直鼓舞着我,跃跃欲试。我很渴望见到弟弟!但是,我在惊喜之余,对这突如其来、“袭击”式的造访,却又感到手足无措,缺乏勇气、难以适应。因为,家里仅仅就我一个人,我和弟弟一年多的网恋,他早已知道,每个周日老公都要去单位履行24小时的值班。他怎么会选在这个日子来看我?一对在网上相恋的姐姐和弟弟,一旦走入现实步入我的家庭,将会演绎出怎样的相逢故事呢?

我凝视着短信的字迹,左思右想,犹犹豫豫,久久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去,还是不去呢?

我和弟弟已经网恋一年多了。我41岁,他38岁。我有一个非常美满幸福的家庭,我和老公恩恩爱爱,同在一个大型国企任职,唯一的女儿在外地上大学。而弟弟却是个从未初恋过的单身。这样一对差异悬殊、素昧平生的姐姐和弟弟,怎么会在网上演绎出刻骨铭心、如胶似漆的姐弟恋呢?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有个名叫“文飞扬”的网民加我为友。由于我的高傲、优雅、洁身自好,我的网友寥寥无几,想加我为友,我不能不慎重而有所遴选。毕竟我受过高等教育,自诩是个出类拔萃的“白领”精英。所以,我并未贸然回应,而是悄悄进了“文飞扬”的QQ空间,做了一番调研。

“文飞扬”的空间,犹如高雅、幽净、健康、向上的大客厅,又似莺歌燕语、繁花似锦的百花园,充满了诗情画意和勃勃生机。是我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绝妙空间,这不能不令我惊喜而激动!他的日志极少转载,绝大都是原创作品。既没有甜哥哥蜜姐姐的言情缠绵,亦无男人女人异性间的无聊诉说;那一首首诗行妙句,那一幅幅插图和配乐,声情并茂令人陶醉。欣赏那些积极向上的精美篇章,给人予启迪,给人予智慧,给人予一种艺术享受!我深知,网品如人品,一个人的原创作品或是转载他人的日志,其格调和品位,彰显了主人的思想追求和内心世界;昭示出一个人的修养和气质。文飞扬的空间,其内容和网名交相辉映浑然一体。从而,在我内心深处油然而生一种钦佩和赞叹。同时,亦有一丝相见恨晚的莫名之感!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样优秀的网友,我哪能拒之门外而失之交臂呢?

和“文飞扬”的网聊,很快便进入了角色。自然我们以姐弟相称。令我惊讶的是,他打字流利顺畅速度极快。我从荧屏这端,仿佛领略了他那弹钢琴似的键盘敲击声,令我这个上网不久的姐姐相形见绌、自叹莫如。但他却是那么耐心地等待我,并且不时的安慰我别急。似乎他倒成了老大哥,而我却成了被呵护的小妹妹。

弟弟爱好广泛知识渊博,医药卫生、科技、文学样样精通。尤其是文学更是他的强项!那一次,我们在热聊中途,他居然诗兴勃发,欣然传诗一首给我。令我惊奇的是,他的灵感来得如此神速!运笔如此妙趣生花。自然,那是一首托物言志的抒情诗。我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若狂地邀来我的老公一起在屏前欣赏弟弟的杰作,品评弟弟的才华。继而,老公非常开心地祝贺我结交了一位才华横溢的乖弟弟,要我一定善待他。后来,老公竟然也和弟弟长聊了一次。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长聊不息、日久生情。弟弟第二次给我传来的诗作篇幅比较长,其内容概要是:对我的人品和业绩倍加赞赏。当然,虽有“拔高”之嫌,但那毕竟都是事实,我不仅是分公司的白领精英——在万余人的国企担任一个部门的主管,而且,曾被总公司评为典型出席过部里的表彰大会。同时,我还经常去省、市或分公司作巡回讲演或考察调研。这些素材,都被弟弟展示在诗行里,这都无可厚非;但那溢美之词,那抒情感言,那情动于衷的含蓄传情,那活跃的青春萌发,真的令我怦然心动受宠若惊而又有些忐忑不安!其中的含蓄韵味,似乎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才能品出其中的玄机。当然,这篇诗作我没敢让老公过目,而是把它悄悄地抄写在我的日记本里,精心地珍藏起来。然后,我把我和弟弟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

从此,我和弟弟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和弟弟的网聊,用“白热化”来形容,似乎比较贴切。我每晚下班归来,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匆匆打开电脑,看看弟弟是否在线,是否给我留言。弟弟的头像,就像墙上的钟表那么忠于职守,准确无误,早已先我亮起了彩色,正在欣然等我闪亮登场。我匆匆和他打过招呼后,才去忙活晚餐。尽管他一再关照我不要着急,一定要吃好喝好,他会耐心等我的,但是,我在厨房里的那种心猿意马、心不在焉,炒菜不是忘了加盐,就是重复添加了味精……简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吃得匆忙,食味难辨,因为有弟弟为我烹制的精神大餐正在诱我去分享。

晚饭后,老公在客厅里看电视,我便飞进书房“躲进小楼成一统”,在电脑桌前进入了状态。

我们谈事业、谈人生、叙家常、聊婚姻,包罗万象,天马行空,无所不言,无话不讲。我们是那么的开心,是那么的快乐,仿佛世界上唯有我俩是最幸福的人!当提到弟弟的婚姻时,他似乎有种难言之隐,因为,毕竟38岁了还没有成家!原因何在?他说,他一直感觉自我良好,把条件提得太高了,因此曲高难合。从20多岁起,选来选去都不如意。渐渐的,年龄拖大了,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大好年华,但他对此却无怨无悔!他说,不能如愿,宁愿终身不娶。我劝他,年龄不小了,只要有合适的,不能再延误下去了。

他沉默了片刻,仿佛鼓足了勇气,在屏幕上打出了“我喜欢姐姐”五个字。然后问我:“姐姐喜不喜欢弟弟?”

我不假思索地回复说:“当然了。喜欢!。”这确实表达了我的真情实感,这么优秀的弟弟哪有不喜欢之理呢?

继而,他又在屏幕上打出了这样一行字母:“//ovemysister。”也许是他摁错了键盘按键,出现了汉语拼音字母,但我细瞧,又难以拼出意思。于是,我断定那是英文。所以,我在下面打出了一个问号。

弟弟反问我:“你受过高等教育。这么简单的句子你都看不明白?”

我说:“年代久远,我学的那点皮毛知识早都就饭吃了,就是一些简单的单词我都忘记了。”

他说:“想明白那话的意思吗?”

我说:“想。”

他又问我:“渴望吗?”

我说:“你别卖关子了。”

于是,弟弟很快把“//ovemysistey"翻译成汉字打上了屏幕:“我爱姐姐!”他开心地“哈哈”大笑。要我立刻表态:是不是也爱他?

我戈登愣了一下。脸上似乎热呼呼的。但在弟弟的紧追不舍下,我的高贵、优雅、从容、淡定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不由自主地回复了他:“我也爱弟弟。”

也许是因为好奇而玩弄中英文字游戏;也许是为了迎合弟弟的暂时欢心;或是顺水推舟逢场作戏?就是这么简单的、令我悔不当初的五个字“我也爱弟弟”,竟然使我的感情闸门丧失了坚守,那滚滚疾泻的两股情感洪流融入一体,把我和弟弟卷入了情海。

一位名人曾说过:“没有任何力量比知识更强大,用知识武装起来的人是不可战胜的。”弟弟的渊博,弟弟的优秀,确确实实征服了我。在我心中犹如升起了一颗夜明珠,散发着柔和而美丽的光芒。但这毕竟是一种崇敬和爱戴。谈到情爱,我真的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况且,我已经是个有了家室的中年妇女,并且年龄比他大三岁,与单身弟弟相爱真的不匹配。所以,经过冷静的思考,我和弟弟说:“一个人在情绪激动或醉酒中的决定,往往是错误的。我真的不能爱弟弟……”

弟弟的回复如同闪电那么快:“怎么不能?一定能!爱,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我说:“因为,我不能给你婚姻和家庭。我们的花朵开得再美丽,终究不会结果的。”

“我不奢望你的婚姻,也没有成家的非分之想。因为姐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强人,除了姐姐,没有我理想的人选。我宁愿终身独守不娶。只要有姐姐的爱就足够了。”

“姐姐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多才多艺,很会写诗,精通英语,姐姐真的配不上你。”

“姐姐一言九鼎。既然承诺了,就要言而有信。英语,我会教你的……”

就这样,我开始和弟弟学习英语。我从新华书店买来了课本和英汉小词典。因为我有基础,而且很努力,弟弟教我教得是那么耐心,是那么的投入卖力气。使我进步真的很快很快。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赶上弟弟,争取能和弟弟用英语聊天!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自然,弟弟教我单词、纠正发音,仅凭打字是难以奏效的。所以,我们是在语音交流中进行学习的。

弟弟和我一样,会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从各自的资料上看,我们都是“唐山”人。但是,唐山管辖十几个区、县、究竟弟弟家住何方?在哪就职?我们大概网恋已有半年之久了,可是,我连这些都没搞清楚,岂不爱的有些荒唐?!

那么,弟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我很想知道弟弟的履历身世,由于我的优雅和矜持,一直是“小曲好唱口难开。”在一次聊天中,我却在不经意间,意外地扑捉到了一线蛛丝马迹,终于搞清了弟弟的部分资料,令我欣喜不已。

我问弟弟:“你是滦南人?”

他诧异地反问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滦南人?”

“我不但知道你是滦南人,而且还知道你家在农村!”

“是吗?!”我仿佛看到了网线那端的弟弟被惊得瞠目结舌。

“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我也一直没有和你讲过。你怎么会如此会清楚?”弟弟终于不打自招——承认了。

我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原来干过什么工作。今天我可以告诉你:我调来分公司之前,一直是在总公司工作,先后担任过团委、人事部和组织部的干事。全公司近千名干部,我都了如指掌,不然,怎么调度使用?”我似乎是在故弄玄虚,但是,我所担任过的职务却是真实的。

弟弟沉默了片刻,百思不得其解:“哦!你曾专门管过档案?可惜,我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你更不知道我的真名实姓,哪会查到我的档案?你在忽悠我吧?”

我顺着弟弟的思路和疑惑,再次给他设了个迷魂阵,以便再吊他的胃口:“查你的真名实姓易如反掌。给你个提示:我这里有你的电话号码。你好好想想吧。”

弟弟的智商不能不令人佩服,他立即回复说:“你说得很对,通过电话号码,确实可以查证手机主人的注册姓名。但是,那是公安破案常用的手段。你哪能欲所欲为呢?”

“我就能!”我给他打了个调皮的小图标。

“你不能。绝对的不能!”

“想知道‘谜底’吗?”

“想。”

“那你就从实招来。把你的家庭情况全盘托出。”

“你不说出‘谜底’,我就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你的家境,我就永远不揭‘锅’。”

就这样,两个人就像小孩子过家家、捉迷藏,都在极力刨根问底而又不肯打出自己手中的“牌。”最后,我终于向弟弟让了步:我先揭开谜底,然后由他自报家门。

弟弟是哪里人?家住城里还是农村?我是从他的声音中辨别出来的。自从相识那天起,我们的语音交流一直是用普通话。那天,我们在语音聊天中途,他要接听电话,让我稍等片刻。我从通话内容听出,那是他的亲姐姐打来的,他们在电话中却是用的方言土语,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弟弟的原版声调——姐弟两个人,那浓重、地道的滦南乡音呔韵,使我断定:弟弟就是滦南人。

“那么,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怎么能从电话声音中分辨得出来呢?”弟弟很疑惑地问我:“是不是瞎猜出来的?因为‘对’与‘错’,只是50%的概率,一定是你蒙对的!”

我说,不是蒙对的,而是有科学道理的。因为我在电话中,听到了清晰的“背景音乐”——汪汪的犬吠声。

“哈哈哈!”弟弟不屑地反问我“难道只有农村才有狗吗?城里养狗的大有人在呀。”

我进一步向他解释说:是的,城里的狗确实也很多。只是,绝大多数豢养的是宠物犬,小巧玲珑,神态可掬。那吠声大都尖润可爱、悦耳动听。而弟弟电话里的狗叫声,却是粗犷、凶悍、惊心动魄,分明是农村看家护院的大狗。如果把城里的宠物狗比做交响乐团里的小号声,嘹亮而婉转;那么,农村看家护院的豺狗,就是交响乐团里的大贝斯,低沉、浑厚,震撼人心。

原来如此!弟弟对我的心细如丝、极富说服力的分析和判断,佩服得五股投地,竟然打出个大拇哥的图标。继而,又把一幅拥抱接吻的图片传上了屏幕:“我真服了你了!佩服你的精明和才智!你是我的宝贝宠物小狗狗。我爱你!”

从此,他果然称我为“小狗狗”,我对这个新“职称”也便欣然接受。他说他家那条大狗名字叫“大黑”,我便把弟弟称做“二黑。”这样,二黑和小狗狗,就成了网恋情人,聊起天来,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谜底揭开了,弟弟释然了。下面该他介绍家境了。

他打出个“嗨——!”字,沉默了许久才说“本来,我真的不想说。既然有约在先,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他的打字速度明显缓慢了许多。我似乎感受到弟弟的悲伤情绪在升腾。难道弟弟真的很不幸?

他说,他的父母早已去世,家里只有弟兄二人。他是哥哥,弟弟因小儿麻痹后遗症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另外,还有个出嫁在外村的姐姐,时常回来洗洗涮涮料理家务,但那毕竟是暂时的,护理伺候弟弟的重担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但他很坚韧,不管是春夏秋冬,也不管多冷多热,他每天中午都要回家给弟弟做饭……

这样的话题令我心情很沉重。我不禁想起一句古话:有福之人,生在州、城、府、县;受苦之人活在穷乡僻壤。那么优秀渊博、出类拔萃的弟弟,竟然是这样的处境!家里有何经济来源?我忐忑而又极力想把话说得尽量轻松些,问他在何处发财?

他轻蔑冷笑地回复说:“哼!发财?我在最底层。”

“农民?”

“不是。”

“村官?”

“更不是。”

那末,弟弟究竟在哪儿工作呢?我想:‘最底层’的含义是,不管他从事何种行业,必定是个被领导的小人物。今天,他的情绪如此消沉,过分地探询和关注,只会令他尴尬和痛苦,我何须再继续追问?弟弟的不幸,使我对他的爱,又增加了深深的同情和怜悯。

没有曲折不称其江河;没有坎坷不称其生活。我和弟弟的网恋不仅充满了诗情画意,极富情趣和浪漫;但也有误会、矛盾和苦涩。

我和弟弟的网聊,周日的夜晚是最快乐的黄金时刻!因为每个周日,是老公去单位24小时值班的日子。我和弟弟的网聊没有时间限制,有时会长坐不倦、聊到深夜,甚至,有时会激情勃发忘记了时间而通宵达旦。我们时而打字,时而语音,时而用英语交流。有说不完的情话,有讲不完的故事。弟弟幽默、风趣、滑稽,常常把我逗得捧腹大笑。两个人的精力是那么旺盛,情绪是那么饱满。久而久之,我们把周日的相聚命名为“鹊桥会。”

也是个“鹊桥会”的日子。我们打字正聊得热烈,不料,我每月必来的“好事”光临,我必须去洗手间处理一下。热聊的时间突然停顿了5分钟。我回来见到,屏幕上打了几个问号,并且弟弟发出了语音邀请。我紧忙在屏幕上回复“好了”两个字,然后接受了他的语音请求。

弟弟很急躁地质问我:“怎么回事?你在忙什么?”

我说没忙什么。

“没忙什么,怎么这么久不回话?”

我语塞了。毕竟是女人的“内私”,哪好意思和一个未婚男人启齿?于是,我把语音关掉了。在屏幕上打出了“保密”两个字。

“对我还保密?”

“是的。”我很得意地打了一个调皮的图标。

岂知弟弟却起了疑心:“是不是在和别的帅哥热聊?”

这下伤了我的自尊心。和弟弟网恋以来,我没和任何异性聊过天,也没有加过任何一个网友。我认为,聊天必须要专注,这也和我对弟弟的感情专一是一致的。我既没有一面浏览他人的日志,一边心不在焉地和弟弟应付聊天;也没有一心二用,同时和两个人分别聊过天;更没有因为感到枯燥、乏味借口困倦而退出,然后再和别人缠绵的叛逆行为。恋人如果到了那种地步,说明感情已经到了冰点。充满欺骗、缺乏信任的网恋,还有什么存在价值?即使你心中不是这样想的,但客观上已经注定缘分走到了尽头。所以,弟弟的疑心,无异于用尖刀刺痛了我的心肝,气得我手指颤抖难以打字!于是,我又和他恢复了语音,气愤地大声回敬他:

“我就是在和别的帅哥聊天!”

就是这句言不由衷的反击,仿佛火上浇了油,激怒了弟弟。他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怒不可遏地大声指责我,谴责我。我分明听到他那端噼噼啪啪摔打键盘的发泄声。弟弟误认我在和异性聊天而冷落了他,这不能不是对我的人格侮辱!我在与其唇枪舌剑“兵戎相见”之后,无限的委屈、气愤和无奈,令我痛下了决心,竟然把他删除了。不!是拉黑!

我把弟弟拉黑后,我的热恋、网聊停止了“营业。”晚上,我是那么的寂寞和惆怅,常常在书房里来回转圈子。有时我闭灯静坐,感到置身于冰窟里,是那么的寒冷无奈,真想投到亲人的怀抱里尽情痛哭、诉个畅快!有了烦恼,我才感到了快乐的珍贵;只有痛苦了,我才更懂得了幸福的真正价值。在无边无际的空虚和失意中,我不由自主地又打开了自己的网页,浏览起弟弟那一条条留言和图片,除了怨愤弟弟的固执、武断和粗暴,更多的是回忆起我们曾经的快乐和应有。继而我扪心自问,情感的突变完全都怪弟弟吗?我们真的就这样曲终人散了吗?

当弟弟发现我已经拉黑了他,无限的恐慌,懊悔和歉疚,充分体现在他给我频繁发来的短信和在我空间里的留言上。向我赔礼、道歉、忏悔、乞求,要我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已下定决心,会一生善待我!但是,由于我的高傲和任性,他的短信我不理不睬;他的留言我全不回复;他天天加我为友的申请都被我一次次断然拒绝了。

然而,弟弟是那样的挚着、顽强、锲而不舍地天天在我的留言板上“锦上添花。”那情动于衷的诗行,那充满激情的双人图片、还有那坦诚的文字忏悔,都在动摇着我的尊贵和清高。特别是他所借用刘、关、张三顾茅庐的故事,让我冷漠坚冰般的心,渐渐在消融,慢慢在升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终于破涕为笑与弟弟“破镜重圆”了。可见,我们相互的爱并没有泯灭!

爱之深,责之切。弟弟摔打键盘发火,是出于爱的自私。恋人脚踩两只船与异性聊天,是对情感的亵渎,任何人都难以容忍。如果对此无动于衷、麻木漠视,难道还有爱吗?弟弟吃醋发火,正是说明他很在乎我。但他哪里晓得,我是在处理女人的“隐私”而停顿了聊天?经过说明解释,相互都做了自我批评,我们的误会解除了。由此,我们都深切地感受到:真诚,并不意味着指责对方的缺点或错误。不沟通不交流,对方怎么会明白呢?倾诉是对人的一种信赖。耐心倾听别人的解释更是一种涵养。为了真爱,不妨放下所谓的尊严面子和任性。多一点耐心,多一些包容,爱,才会永远保质、保鲜和保值。

距离产生美。我和弟弟冷战了一周多,再续情缘,我不能不倍加珍惜。那次老公去值班,晚上我忙于热聊,连饭都没顾得吃,一直聊到饥肠辘辘,我才匆匆忙忙取来电磁炉放在身边煮面条。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由于聊得投入专注,饭盒里的面条沸腾了好久,我都没发现,直至汤水溢出来,那滋滋啦啦的水爆声呼唤我,我才陡然扭头,鬼使神差般地用手直接去端饭盒,钻心的灼烫,打翻了饭盒,我的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几乎烫焦了,疼得我惨叫不止!

我怕弟弟等得焦急,忍着剧痛接通了耳麦,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他先是埋怨我太大意,继而,痛彻肺腑、悔恨交加地自责,说他对我关心不够,事先没有问候我是否吃过晚饭;为了与他聊天造成如此恶果。他说,烫在我手上,疼在他心上,他的心在颤栗、在疼痛,恨不得立即飞到我身边,陪我去医院。我说,家离医院太远不方便,等明天再说吧。紧接着他又告诉我:人的唾液有消炎止疼的疗效。只要能够缓解我的疼痛,他真想用舌尖舔遍我的烫伤皮肤,然后再用他的嘴含着我的手指,用他全部的唾液润泽患处陪我过夜。但鞭长莫及。博学的弟弟懂急救,他叫我取来牙膏,在他的指导下,我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往患处涂抹牙膏。然后叫我等侯十分钟再用凉水冲干净,这样,就不会起燎泡。他一再嘱咐我不要动,由他为我监视着钟表,到时候他会提醒我去冲洗的。我仿佛听到了弟弟那边的钟表走动的滴答声,弟弟正在心急如焚而又耐心地盯视着秒针不紧不慢地在走动……我被弟弟的温存、体贴深深感动着,这感动战胜了疼痛,两行热泪情不自禁地汩汩在流淌!

我的烫伤,弟弟天天发短信,牵肠挂肚地慰问我。去医院换没换药?还疼不疼?感染没感染?直到痊愈能够上网打字了,他还不相信。非要亲眼看看我的手——要视频!

我和弟弟网恋了这么久,两个人都未层提过视频的要求。其实,彼此都想领略一番对方的风采。那种渴望由来已久,只是矜持难言而已。弟弟想看我的手,也许是想借题发挥以此掩盖那羞于出口的非分之念。没等我同意,他竟然发来了邀请。虽然我的摄像头一直没有插用,但在弟弟的迫切要求下,我还是接受了。

弟弟的影像出现了。真的令我大吃一惊!我呆坐在电脑桌前,眼睛都惊直了。我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忐忑狂跳,血液在沸腾,好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做梦也没想到,那潇洒、倜傥、英俊、帅气被我一直深爱着的弟弟,竟然是这样的丑陋猥琐,极不提气!此刻,我心中的偶像,就像筑在海滩上的泥塑,瞬间被汹涌澎湃的海潮击碎了、吞没了!

我一言没发,惊慌失措地关闭了视频。

十一

弟弟的亮相,使我的期望值一落千丈。我在问自己,那个知识渊博,朝气蓬勃,令我深爱的弟弟,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的两颗心已经如胶似漆融为一体,而视频中的弟弟我能接受吗?能否再续情缘?这个事实太残酷了!

怎么办?如果作大手术,将两颗心强行剥离开来,那刻骨的伤口必定永不愈合,在感情的道德上将会留下终生的痛楚。可是,与弟弟继续爱恋下去,想像中的弟弟与现实中的丑八怪,又是远隔万水千山,难以重合、融为一体。尽管我心乱如麻,但我必须做出艰难的抉择!因为,两个弟弟都在我心中恳切地诉说着——虚拟的弟弟说:‘我们的感情已经走过风风雨雨,是经过考验、生死相许的伴侣。你不是爱弟弟的才华和气质吗?一般男人的优秀品格弟弟都具备,很多男人不具备的特长,弟弟却独占鳌头。这样凤毛麟角的精英何处去寻觅?’弟弟对我的温存和体贴,不仅体现在深情大爱中,更融注在点点滴滴的细节中,已经在我灵魂深处牢牢扎了根。难忘弟弟开心的笑声给我带来的快乐;难忘教我英语的耐心和投入;更是难忘烫伤那个不眠之夜……这样的情,如此的爱,我那能忘怀呢?那个丑八怪弟弟,也在泪流满面地乞求说: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929查询网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gs.929r.com/gushihui_18134/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
首页
栏目
栏目
栏目
栏目